博纳影业《长津湖》里等春天 影视股“跌宕起伏”在给谁打工

  • A+
所属分类:澳门皇家网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长津湖》9月30日上映,而出品方之一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在2014年曾言“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据博纳影业2020年的招股书显示,阿里巴巴和腾讯旗下企业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也均在其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于冬在此后的一次访谈中提及,之所以说出“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的原因,在于担心BAT如果迅速将国内的创作力量(导演、编剧、演员)进行整合和收编,传统电影公司将陷入一个无法自处的境地。而事实证明,BAT所代表的互联网资本并非无所不能。

9月23日,阿里创投突然清仓芒果超媒,尽管尚在锁定期,但阿里创投则表现出去意已决,从而引发资本市场对于文娱行业态度的思考。有文娱行业高层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创投转让芒果超媒全部股份只是一个孤立事件。但文娱行业目前不被资本认可则是显而易见的,在疫情影响下及政策对文娱行业的监管,让资本对文娱行业态度都比较消极。”

阿里与腾讯身影

2007年、2008年,博纳影业与华谊兄弟几乎同时拿到了风险投资,博纳影业拿到了红杉资本沈南鹏、SIG龚挺、经纬资本张颖等投资人的美元资金;华谊兄弟的投资人则是马云、于峰。

沈南鹏随后帮助博纳影业设计了红筹架构,博纳影业于2010年12月顶着“中国内地影视第一股”的头衔在美上市,而华谊兄弟(300027.SZ)则于2009年10月率先在创业板上市。

博纳影业上市当天就破发似乎就预示了其价值在美股被低估的命运。博纳影业市值最高时仅有60亿元,而华谊兄弟、光线传媒(300251.SZ)则借着中国电影的快速发展,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博纳影业宣布私有化当天(2015年6月12日),博纳影业的总市值约为48.55亿元,而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的市值分别约790亿元、562亿元,为博纳市值的10倍以上。

错过国内电影高速发展期的博纳影业痛定思痛于2016年4月完成私有化,于冬和其控股公司、阿里影业、腾讯、中信证券金石基金、赛富资本、红杉资本、复星集团成为博纳影业私有化后的主要股东。苦等4年后,2020年11月,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的博纳影业经发审委审核过会,股东名单中,阿里与腾讯的身影仍在。

如今,阿里和腾讯还在持有哪些影视公司呢?根据Wind申银万国影视院线(2021年)显示,阿里创投目前为光线传媒第三大股东,华谊兄弟第四大股东;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则为华谊兄弟第二大股东。

上述文娱行业高层人士表示,“目前,阿里和腾讯在一些文娱公司中,可能并不是不想出来,而是暂时出不来,博纳影业是头部电影制作公司,而华谊兄弟现在也算活过来了。”

“阿里、腾讯在整个文娱行业投资的公司非常多,只是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博纳影业等影视制作公司比较吸引市场关注。”有不愿具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阿里在文娱领域早已进行了全覆盖的布局。除了投资影视制作公司外,阿里于2014年6月收购香港电影公司文化中国更名为阿里影业,并于当年年底上线淘宝电影;在发行领域,2015年11月,阿里收购合一集团(原名优酷土豆),2016年5月,将淘宝电影更名淘票票;在放映方面,2016年5月入股大地影院;2017年7月,增持淘票票;2018年2月,入股万达电影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腾讯旗下腾讯视频则早在2011年成立,并在2015年宣布成立腾讯影业、企鹅影业,同一年,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成立新公司阅文集团,阅文集团还在2018年将新丽传媒收入囊中。

阿里与腾讯的快速布局,也是于冬当年喊出,“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的重要原因。今年6月,于冬还开轰售票平台,认为猫眼、淘票票等售票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太高了,购票平台服务费比例应该低于电影专资的5%。

上述券商分析师分析认为,“其实并不存在谁给谁打工的问题,这是影视产业链结构问题,有公司负责制作,有公司负责销售,负责销售的公司可以说为影视制作公司打工,影视制作公司也可以说是为负责销售的公司打工,彼此之间更多是合作的关系。”

公募基金浮现

当传统影视公司担忧BAT汹涌而来时,电影市场却在2016年票房收入高开低走迎来拐点,2018年,“税务风波”袭来,影视行业就进入了寒冬期,2020年疫情更是重创影视行业。

目前,除了互联网巨头的身影,公募基金出现在更多影视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光线传媒的第8-10大股东分别为招商银行-泓德丰润三年持有期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工商银行-泓德远见回报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招商银行-泓德臻远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

横店影视(603103.SH)股东名单中则有中国农业银行-工银瑞信战略转型主题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工商银行-广发中证传媒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

中国电影基金会电影投融资发展专项基金主任朱玉卿在近日表示,各大金融机构加大对文化企业支持的力度,将近有20多家银行推出了非常明确的电影金融产品,“这在之前是很少见到的,反而在2014-2016年电影高速发展的时候,银行金融机构表现得比较保守,但在2019、2020年一些业外资本退潮时,这些专业机构反而以他们的专业和抗风险能力加大了对文化企业的支持力度。”

对于公募基金更多出现在影视公司股东名单中,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更多原因在于公募基金作为投资机构更看重一些影视公司在二级市场的未来表现,也就是股价可能上涨。”

与此同时,国有资本开始在民营影视公司扮演重要角色。如美盛文化(002699.SZ)搬来河南国资“救场”。

美盛文化于今年8月16日晚间公告,控股股东美盛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向九州国泰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九州国泰”),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82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0%,转让价格拟定为4.25元/股,总价款7.73亿元,而受让方九州国泰为九州城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河南省国资委。

此次转让的原因则在于,引进优质战略投资者以及归还股票质押融资贷款。

目前,美盛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宏盛投资、实际控制人赵小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达到99.38%。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出现平仓风险或被强制过户风险,美盛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美盛文化股份出现平仓风险或被强制过户风险。

“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股权协议转让方式偿还部分股票质押融资债务,有利于降低股票质押风险。”美盛文化方面表示。

此外,连亏三年的唐德影视(300426.SZ)在2020年迎来了新实控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

对唐德影视等公司的实控人变更为地方国资这样的现象,上述券商分析师分析认为,“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混营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也是一个明显的迹象,双方在不同的领域有各自不同的优势,会促进整个企业的综合竞争力提高,当然也考验双方如何去协同。”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