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天后:四元素心理学类型-火元素(图)

  • A+
所属分类:澳门皇家网站

翻译/天狼星alpha[微博]

火象:直觉型

“人的洞察力并不被感官所束缚,他们能察觉到的东西远非只有感觉(尽管如此灵敏)可以发现的那些。”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

我们最后要来说的火象星座,其实包含了黄道星座的起始之地--白羊座,在我们要将其与荣格所说的“直觉型”的传统属性相关联起来的时候,这个元素可能也是最让人困惑的一个。这部分是因为很多占星教科书都接受了这些关于火象传统陈述中的表面价值:热情、外向、自我中心、好运,却毫不去追究他们为何有这样的属性,又是什么真实动机促生了他们这种奇怪的脾气。同样,关于荣格所说的“直觉”到底是何种意味,也是充斥着大量的迷惑。它通常与灵媒、“降神”的场所或者其他与感情王国关联更大的怪事混在一起。

“因为直觉从主体上来说是一种无意识的过程,其本性也就很难以把握。‘直觉功能’在理性层面上由期待的态度、想象和洞察来代表。但直觉并不仅仅是感知和想象,而是一种投注在事物之上的主动和创造性过程。”

荣格学派心理分析师琼-辛格(June Singer)则如此描述直觉:

“一种无意识地将感知提炼出来的过程,感觉就像努力达到对于现实的最准确感知一样,因此,直觉即是努力将最大的可能性包含进去。”

如果这些描述会让本文的读者感到迷惑,那么它更会让很多直觉型的人感到迷惑,因为他们对自己心灵的特质没有得到过什么明示,不论是通过科学还是正统宗教的知识--它们会认为这种活动过程并不存在,在这前提下这些人也就对自己高度发达的这一部分既不确信,也有所怀疑。人们对女性身上的直觉通常是采取默许的态度,用一种高人一等的派头--它们通常并不会被那些没有意识到自己拥有这种特质的人真的当回事--但其实也有很多男性是直觉强大的,并不输于女性,不过他们经常会觉得自己缺乏被理解。

火象星座们,也就是白羊、狮子和射手,共有一种经常被那些“不惹事”的人所羡慕甚至怨恨的热情和自发的特质。他们内心就是孩子,也倾向于生活在幻想的世界里,在这里真的存在白马骑士,或被关在城堡里的公主,以及必须挑战和打倒的恶龙。火象的人有一种强烈的需要把他们的体验神话化,将它们与内在的更像神话传说而不是现实的世界关联起来。毫不奇怪很多火象人会被戏剧性的世界吸引。火象人士的行为经常极度夸张,但是如果要说他们这么做纯粹是作秀是并不公平的,它们只是经常能完美地熟知自己的夸张的习性、戏剧性、对生活多些色彩的喜爱,他们更多是为了自己而这样,并不是为了别人,他们更希望用戏剧性的方式体验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接受一个明显单调枯燥,有时候甚至充满威胁但又被那些务实者坚持认为“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就像哥德说的那样:“比起无关紧要来,我们毋宁欣然接受不愉快。”。

在传统的占星学中,火象被认为有些麻木不仁和自我中心,毫无疑问在实际生活的细节之中是这样的。他们确实会在情感功能方面不怎么发达,也会趋向于压制自己对于具体事物的兴趣,为了在一个更大的格局上拉近自己与事物的本质、它们的可能性以及其意义的距离。也不是说他们不能被细节所扰,但这些会威胁到他们感知世界的方式。火象的兴趣在于未来,以及其无尽的潜力。“过去”于他们而言就像他人写的小说,而“现在”则是一系列的入口,可以通向任意地方,必须一个一个来解锁。当他们面对物质世界的不愉快的需求之时,火象人会经常把挑子撂下,跑到别处去,这也就为他们赢得了“不负责任”或者“铁石心肠”的名声。其实他们哪个都不是,只是简单地不能承受被关起来的痛苦而已。

火象人有一种诀窍,可以在一个局面下感觉到“水面之下的暗流”并且在完全无意识的层面上来得出结论,所以他们常会突然有种预感,根本不顾什么对于证据的感知,但又能完全准确无误。这涉及到的对于被给出的形势能够同时理解的能力,而不是依次去处理这些信息。火象的人看起来对自己的运气有着超乎想象的信心,但其实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确信,觉得冥冥之中总会出现“一些东西”帮助他们度过当下的困境,带来一个铺满鲜花的未来。这可能让其他几象的人士感觉很恼火,因为这种“对未来的窥视能力”会让他们不安,火象们的失败更让人不安,因为他们似乎对此毫不会感到尴尬,而是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火象的人似乎都有一种生活乐趣那就是有着一种压抑不住的孩子似的对“命运恩赐”的笃信,要是星盘里缺乏一些火象的人可能会瞪大眼睛大为震惊地看着他们拿金钱、时间、情感、能量有时甚至是以人为筹码去赌博。对于火象来说,这就是一场大游戏,关键不在于输赢,而是玩的方式。

火象通常会对传统形式的宗教信仰说不,因为讨厌被条条框框束缚,而由于他们对于无意识层面的开放性,他们常常会天生就能成为比较中心的人物。他们也会常出现在商业和金融的世界里,因为他们可以拿公司和财富来“玩杂耍”,也能够成为其中佼佼者,正是因为他不是那么为结果而担心。越是内向不喜欢交往的火象人士,越可能通过向他们独特的精神途径、或者向艺术--在此处,内在世界的图景和符号可以抓住他们的注意力--奉献而表现出对于生活中那些看不见暗流的感知力。通过艺术,他们可以创造出一种能从日常生活体验中抽取出精华的现实,具像化一种能超越当时历史条件限制的“神话”来。

被赋予了这种不寻常的美德之后,火象人士当然也会有着一些巨大的缺陷或者说恶习,这些在占星学传统上赋予他们的属性词中间就表现得淋漓尽致:白羊有着坏脾气、个人主义和“堂吉诃德挑风车”的倾向,尤其在别人需要一点平静和安静之时;而狮子座则是有时候会出现压倒性的以自我为中心以及对于“只有他自己才是天选之子,其他人都不是”的默许假定;射手则是因为不遵守承诺以及惧怕常规还有夸张和追求时髦的习惯而臭名昭著。

换句话说,火象在处理现实世界问题时有些麻烦,对他们来说很不幸的是这个世界里面满满都是自己以外的其他事物和其他人,所以他们只得选择征服世界或者从世界中逃跑回到他们的幻想小天地。世界看起来在每个回合都在妨碍他们。这种挫败感可能会是政府机构、交通法规、税务和账单,或者自己不得不赚钱谋生,以及必须得记住时时吃饱穿暖,保护好自己身体这些。感官的世界经常对于火象人士来说是实实在在的阻碍。不光是跟物品打交道,跟社会也是,对于火象来说总会觉得社会有些保守,至少比他们前卫思想落后个好几十年的样子,结果肯定也就是(世界会)对于他们的观念和幻想无感了。

火象人士可能会在生意上极度成功,假如他们能被允许投机一点而不是受困于细节的锁链,如果不是生意领域,他们可能会有着对于自己生活之中那汪精神层面深泉的清晰感知,但又经常会出现忘记带车钥匙或者钱包之类丢三落四的事情,或是开车时候不注意交通禁止标识--如果他能把车开动的话。就是这类行为经常给他们一种社会在和他们作对的感觉,或是在诋毁他的奉献。但其实是他自己的无意识层面在和他对抗,也有不少的火象人士能在社会中混得很开,但他们会发现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身体。这体现在他们对身体疾病的担忧或是疑神疑鬼,必须用艰苦的运动或者控制饮食来补偿,不然的话作为一种潜在并且经常无意识的两性上的失败感会在他们的关系中创造很多麻烦。

火象人士最容易容易出现我们喜欢称作性问题的麻烦,尽管实际上这些只是他们自己和其他人不能成功理解他们的(性)需求,并不算是真正的麻烦。对于他们来说,性经常会有着除了“身体技巧”之外的别样意味,它是一种符号象征,就像其他一切影响他们感官的事物一样,他们亲密关系之中的幻想元素通常也是非常重的。这对于那些比较缺乏想象力一点的人群会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变态”的意味。事实上,期待浪漫又香艳的幻想总是对于火象星座来说远比实际上的肉体互动更为重要。如果他们变得在关系中过度依赖幻想的话,那确实就会产生问题了。

由于他们经常会选择一种感觉导向的伴侣(土),在这类人身上他们会投射出自己处于劣势的功能,火象的人就会有些怨恨,因为他们觉得好像自己被期待做出某些表演一样,这种形势可能产生灾难性后果。诸如阳痿和性冷淡这些被我们认为应该是身体问题的麻烦,在极端火象人士身上比较普遍,但是其实他们面对的困难并不是真的身体上的,火象人只是单纯地没法“表演”(或者说逢场作戏),除非他们的想象力在线,而要是他们没法学会欣赏纯粹的感官体验乐趣的话,他们就会因为自己的失败而责备伴侣。他们必须学会与肉体层面和解,哪怕是为了自己,不然他们就会被驱赶着从一段关系切换到另一段去,总是寻求一种理想化的形象,到最后却发现只是存在于自己内心而已,他们也就会对于所有的伴侣都不满意,因为得到的体验总是低于预期。

火象总是喜欢用“证明自己”的方式来过度补偿自己在对于性方面缺陷的情感,因此我们就会看到如《唐璜》主角那样的风流浪荡子和浪女,通过征服异性来寻求自信。因为对于比较极端的火象人来说,浪漫关系开始总是像个童话故事,结局则变成牢笼,他们有时候在感情关系里就不会太可靠。因为他们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表达自己的需要,经常缺乏目标,他们的伴侣就会好像在黑暗中一样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迷失。通常的回应会是“我不知道啊,就好像我们的关系之中缺了点什么一样”,而至于到底是他认为缺了什么,基本是没有进一步的可能可以去探索的了。

同样也是这个火象,会害怕在性方面被人操控,他们在亲密关系中总是会卷入主导权之争,那也是因为希望要能够占据主动地位来保护自己。否则他们在表达身体之爱时就会被极大地抑制,这对于一个善解人意的伴侣来说是能够接受的,但是若是对一个孩子一样不成熟的伴侣来说就是极度毁灭性的。

火象人士比其他人更可能受到“突然的身体冲动”影响,他们也可能把这个称作是“爱”,这会让他们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目标而残忍地割断已经存在的感情。这种不幸的剧情往往会以他们悲哀地发现,其实哪个伴侣都差不多,新欢未必比旧爱强,“天下乌鸦一般黑”为结尾。如果有人对英王亨利7世(都铎王朝的建立者)也有所了解的话,就会对这种模式不陌生,这与这位帝王上升射手以及外向的直觉型脾性大有关联。

当然,也存在一类苦行僧似的火象人士,他们极度以精神为导向,可能会被迫压抑自己的感性,只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种邪恶。马修-格里高利-刘易斯写的《修道士》一书就是这种模式的绝好例子,也是典型的无意识(天性)被违逆之后对当事人报复的案例。

人们很容易从这些描述里面充分看出已经有所涉及的土-火关系的典型问题。这些关系总会有着高度的奇妙性或是引人入胜的特质,但是一旦安定下来之后,就会有某种熟悉的模式逐渐浮现。火象人士的心是真诚的,但是他们是对于一种精神而不是某个人真诚,除非他们能找到一种与真实感觉的接触方式,否则他们就会注定要在开心的未来岁月里失去孩子一般的信任。那么关系的结果也就会变成了无兴趣的苟延残喘或是干脆破碎,并且一种“生命中没有什么能恒久”的感觉也会随之而生。如果火象人的体验不能(或者不想)成为莎士比亚的《麦克白》里说的“宛如痴人说梦,满是喧哗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那样,就必须学着理解自己的黑暗一面,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幻想抛下锚来,在世间构建出一些意义和价值。他们的梦想对于世界非常有必要须,但是他们必须按照世俗的方式做出某些调整,以便能(把梦想)传递给这个世界。

相关阅读:  

占星天后:四元素心理学类型-风元素

占星天后:四元素心理学类型-水元素

占星天后:四元素心理学类型-土元素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